云账户首页 / 学习的革命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2021年9月1日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围绕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完善公平竞争制度,加强反垄断监管,推动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高标准市场体系。去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定调2021年经济工作,首次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重点议题,提出既要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也要针对平台企业发展中出现的新现象新问题,加强政策引导与监管,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我国反垄断已进入新的工作时期,面临着新的任务和挑战。欧盟在反垄断方面采取的手段和措施,为我国反垄断提供了一定的借鉴意义。

自1993年11月正式诞生以来,欧盟便以打破国界间的贸易壁垒和推进市场一体化为己任,反垄断也成为欧盟极为重要的工作内容。欧盟对反垄断采用低烈度原则,即独占、寡头被容许存在,垄断地位或市场支配地位本身并不违法,只有当行为人滥用垄断地位或市场优势地位破坏竞争时,法律才会予以控制。这一反垄断原则看似和谐,实际上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跨国资本野蛮生长的当下,欧盟各国经济受到明显冲击,不断加大反垄断调查和制裁力度则成为欧盟应对冲击的重要手段,近年来力度更是有增无减,涉及的行业既包括汽车、钢铁、医药和金融等传统行业,也包括科技信息、电信网络等新兴产业。

一、被掘地三尺难以腾转挪退的金融业

欧盟对银行在金融市场上的反垄断监管以严厉著称。早在2013年,伦敦银行同业拆息利率(Libor)操纵案中,欧盟就曾对包括苏格兰皇家银行、法兴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在内的六家银行开出了15亿欧元(约合115.5亿人民币)的罚款。Libor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金融指标之一,全球有超过35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和公司债将其作为利率基准。英国银行家协会负责对该利率进行管理,每天从十多家银行搜集各行从美元到瑞典克朗等十种货币的拆借成本,得出的平均值就是当天的Libor利率,后者随即会被发往全球各地的交易室。在这一过程中,欧盟监管部门发现,在上报拆借成本时,部分银行存在相互串通、故意虚报拆借利率的情况。尽管数额微不足道,却足以给银行带来巨额利润。而从立案到收网,调查取证工作足足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无独有偶,今年5月,欧盟以日本野村证券、瑞银集团和意大利裕信银行3家金融机构在2007年至2011年间与从事欧洲政府债券交易的部分交易员定期联系、交换商业敏感信息、违反欧盟有关反垄断规则为由,对其处以总计3.71亿欧元的罚款。而本次反垄断工作,从发出调查信到市场交易调研,再到初步公布调查结论,以及最后收网开出罚单,更是历时10年之久。

欧盟对金融行业的反垄断调查可谓是不遗余力,既出于维护欧洲政府债券市场对欧元区成员国以及债券投资者的利益考虑,又是借反垄断执法降低与相关案件类似行为对市场主体的侵害,提高社会福利。因此,实践中欧盟通常会对反垄断设置较低门槛,便于市场参与者发起反垄断诉讼。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欧盟注重保护竞争者、维护竞争自由的执法理念。

二、被层出不穷的新规围追堵截的美国科技巨头

震惊于数字技术日渐膨胀的经济影响力,欧盟监管机构果断出手,针对“数字守门人”采取行动。所谓数字守门人,即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运营在线市场的公司,其他公司的业务既依赖于这些在线平台,同时又与这些平台存在竞争关系。2017年,欧盟便指控谷歌“滥用其市场优势”,偏袒自家搜索引擎上的购物平台,而对其处以24.2亿欧元的罚款,并责令更改经营方式,平等对待竞争对手的服务。今年6月,法国竞争管理局又对谷歌滥用广告服务市场主导地位罚款2.2亿欧元。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也悉数被欧盟指控。由此,欧盟针对美国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之战全面打响。

在这场大战中,欧盟进一步使出杀手锏:基于欧盟竞争法在2020年12月公布了《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草案。法案规定,被欧盟视为“数字守门人”的科技巨头,如果偏袒自家服务或不遵守其他义务,可能面临高达其年营收10%的罚款。这是欧盟近20年来在数字领域的首次重大立法,意在明确数字服务提供者的责任并遏制大型网络平台的恶性竞争行为。

其中,欧盟《数字服务法案》将界定互联网公司在取缔非法内容或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等方面的责任,且大型网络平台将面临更严苛的要求;该法案还将针对广告透明度和虚假信息,制定明确规则。目前,大型网络平台可自行决定是否删除不合规的产品或内容;若拒绝采取类似行动或未能及时采取该行动,并不会受到多少负面的法律影响。

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各国打击大型网络平台反竞争行为的一大难题。欧盟《数字市场法案》提出了具体的量化指标来界定具有“守门人”地位的大型网络平台,以此来解决平台经济中难以运用传统反垄断理论界定相关市场与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难题。同时,针对在数字市场中具有稳固地位和重大影响的“守门人”,采取“事前监管”和“逐案执法”双管齐下的创新举措,使得数字市场的竞争执法变得更加迅速和有力。特别是界定和禁止的“守门人”不公平做法,提供了基于市场调查的“守门人”认定机制,使得竞争法和反垄断法在不断发展的数字技术实践中保持最新。如果法案生效,对于降低分散执法的合规成本、促进欧洲数字市场创新和竞争、帮助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发展和扩张、保障欧洲数字服务市场的公平性和开放性具有积极意义,但这必将给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和潜在大型网络平台在欧盟的未来发展带来打击。

三、破局之路并非一片通途

从传统领域到新兴领域,从巨额罚款、责令整顿到紧急出台针对性法案,欧盟的反垄断触角已然全面展开。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欧盟对外国企业的监管已逐步从传统领域集中到新技术与新兴领域,这是维护欧盟对特定资源与权利的占有。欧盟反垄断在技术层面依据的是欧盟竞争法,在战略层面则是为了维护欧盟金融、科技等市场的自由竞争,并推进数据主权建设,期望在多领域经济的竞争中,尤其是在美欧围绕新兴技术与产业而展开的战略竞争中抢占先机。

然而,结果并非如欧盟所期盼的那般顺利和美好。以科技行业为例,尽管欧盟对美国科技巨头严格反垄断监管,但对于欧洲科技行业来说,正面影响十分微小。比如,谷歌2020年在欧洲的搜索流量虽一直低于2019年同期数据,但其互联网和电商需求却比以往更高。在欧盟高压式的反垄断下,谷歌这类科技巨头往往选择避其锋芒,改变营收点,同时伺机反抗,如对于24.2亿欧元的罚款,谷歌仍在向欧盟法院进行上诉。

美国科技巨头的反抗已让欧盟难以应对,而公众对《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的质疑,也让欧盟反垄断前途不明:监管大型网络平台可能会对数字市场上的小型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新规可能会“束缚”大型网络平台的创新能力,但反过来,同样可能会损害希望使用这些平台的小公司。

四、结语

欧盟近年来的反垄断之战空前惨烈,频频开出的巨额罚单既是在彰显其维护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维护中小企业权利的决心,更是为了与美国等国家进行硬核博弈,对抗其在欧洲进行的多领域经济渗透。欧盟新近推出的反垄断法案虽不尽完美,但却为规范欧洲数字经济打下了坚实基础。

我国在反市场垄断、维护市场公平竞争、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今年8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创造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党中央紧锣密鼓的决策部署,突显出我国在强化反垄断,尤其是强化数字平台责任、严格平台经济反垄断、推动平台经济发展、扶持中小企业发展方面的行动和决心更加坚决,为我国市场主体尤其是中小企业在良性市场竞争环境下的健康成长赋予了坚强信心,更为我国未来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参考文献:
[1]曹博.浅析欧盟《数字市场法》——兼评我国立法借鉴[J].网络安全技术与应用,2021.08.
[2]吴沈括,胡然.数字平台监管的欧盟新方案与中国镜鉴——围绕《数字服务法案》《数字市场法案》提案的探析[J].电子政务,2021.02.
[3]施俊.大数据平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法律规制研究[D].安徽财经大学,2018.
[4]张雪春,姜晶晶,唐晓雪.欧美主要国家金融反垄断立法和执法框架及启示[J].武汉金融,2021.03.

美国反垄断的战略与战术 ——以军工和互联网为例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中美两国对互联网领域同时开启“反垄断周期”,剑指高新科技领域的交锋。打破数据和流量至上导致的不利于激发社会创新活力的垄断,引导平台经济不忘为民初心,勇担为国使命,是党领导下的平台经济反垄断的重要方向。

反垄断:政治经济两手抓两手硬 ——俄罗斯民营巨头治理研究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平台经济反垄断是新发展阶段的新课题、新挑战,深刻考验着治理能力现代化。法治是平台经济反垄断的科学之治和大国之治。

零工经济劳动者的个别化开放性保障思考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个别化开放性保障模式以行业为主体,能够设计出更有针对性的劳动保障权益路径,核心是实现多方主体协同共治。

因时而变 劳动基准护航新就业形态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底线保障问题引发强烈的社会关注,新时代需要建立完善劳动基准,将新就业形态纳入调整范畴,发挥应有的强制性法律效力。

创设第三类劳动者的制度构想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2亿灵活就业群体的生存状态日益牵动全国人民的心,补齐法律短板,结束零工经济劳动者因身份模糊而权益缺失的需求迫在眉睫,创设第三类劳动者身份制度是一条路径。

化解零工经济从业者身份定性困境的法律进路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分而治之,兼顾公平与效率,突破化解零工经济从业者身份定性瓶颈,促进保护零工经济从业者权益与促进零工经济蓬勃发展平衡,彰显中国之治。

零工经济从业者法律身份定性之域外探索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欧美等国在消除零工经济从业者身份的模糊性上进行的成功或失败的实践探索,可作为我们推动零工经济领域形成中国之治的有益参考。

零工经济从业者法律身份定性之司法实证考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零工经济发展亟待解决法律关系立场分歧,在标准和适用上,回归劳动法保护弱者的宗旨和更为复杂多元的考量逐步走向司法裁判视野,从保守走向开明。

零工经济从业者法律身份定性的立法探索与政策演进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当前,零工经济领域的立法探索、政策演进正不断深入触达从业者身份定性的内部矛盾,初步形成较为系统的矛盾解决方案,引领行业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零工经济劳动者法律身份定性之困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加强对新产业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法律规范,已经被提上国家工作的重要议程,未来包含零工经济劳动者法律身份定性的众多法律规范必将越来越完善。

正视差距 面向未来 探析美国科技创新的“动力之源”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中国的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都充分表明,“中国模式”是开放的,是不断吸取众长的,充满活力和生命力的,历史没有终结。

《民法典》闪耀的道德光辉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确立“守法与公序良俗原则”的基本原则,更好将道德融入于法治实践,坚持了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相结合。

从发展视角看美国黑人人权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经济基础变革,以及美国黑人自身思想文化的自觉自信和白人精英群体对黑人社会价值创造的肯定等,多元力量推动着美国黑人群体的人权实现。

为历史终结论祛魅: 治理效能视角看美国社会的自我调适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不断展现“中国之制”新境界、开辟“中国之治”新效能。

我国商个人的法治现状与发展方向探索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探索运用现代化方式构建适配零工经济的商个人法律制度体系,尊重商个人经营权的基础上保障更广泛人群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助力民生保障。

从法律视角看美国人权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作为上层建筑之一,人权只有适应经济基础,才能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才是社会的进步力量。

平台经济与反垄断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平台经济的反垄断之路,需要在公权与私权、监管与发展、权利和义务、公平和效率、创新和秩序等之间达成一个平衡。

美国工运的考察与思考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美国工运和工会对社会的作用复杂多面、扮演了诸多角色,却唯独没有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与初衷背道而驰。

“新个体”脱颖而出 美好生活未来可期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新一代通过平台注册的个体工商户,突破空间限制,依托共享平台,在更大范围带给人们美好生活的全新体验。

当优绩主义转身走向对立面……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备受里根、撒切尔、布莱尔、奥巴马等西方执政者推崇,并逐步成为西方社会价值观的优绩主义,其矛盾的主要方面正在发生变化。

应对劳动力市场灵活化的亚洲经验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从法律、政策、法规等方面,不断协调雇主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完善灵活用工市场机制,提升劳动力配置效率。

效率与公平视角下的美国医改经济学启示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美国渐进式医疗改革至今已经走过166年,如何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辩证关系,把握两者的对立统一,是执政能力和科学决策水平的体现。

功利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得与失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功利主义崇尚实际功效,自由主义奉行个人至上,两个主义作为人类生存两大算法,在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冲突的情境下不断发生衍化。

于“日用而不觉”处刷新思维 在“彰往而察来”中增进自信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以关切社会现实的视角,从问题根源上改进思维方式,在现象和本质之间架起桥梁,在习以为常中开辟“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桃源世界。

以人性之善为舟楫 以理性思考为利器

态度强硬的欧盟反垄断: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下的破局——以金融和科技巨头为例

有人性而乏思考难以有效解决问题;有思考而乏人性,可能走上邪路甚至沦为高智商犯罪;惟有人性和理性思考并重,才可能德才兼备。